萤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萤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等功臣黄多新冒着炮火架通战场生命线

发布时间:2020-02-21 20:24:24 阅读: 来源:萤石厂家

一等功臣黄多新。西江日报特约记者徐维宁摄

●人物简介●

黄多新,生于1953年,怀集县怀城镇人。1971年参军入伍。1979年在参加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中荣立一等功,其所在的炮兵团指挥连有线排被广州军区授予“炸不断的钢铁通信线”荣誉称号。曾在广宁县武装部、怀集县武装部工作。1996年开始在怀集县公安局工作。2012年退休。

与大多参加36年前中越边境战事的军人不同,战后的黄多新“退伍不褪色”,选择了继续在军警一线参加工作。他说,作为一名军人,无论战时还是战后,都应该时刻为保家卫国出一分力。近日,记者来到黄多新的家中,与他聊起了当年那场激烈的中越边境战事,一起重温在那炮火堆里一步步架接通信线的不眠岁月。

枪声未响必须通有线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还击战正式打响。时任解放军55军163师炮兵团指挥连有线排排长的黄多新,在战事一打响后就接到上级命令,需火速支援攻打谅山的战事,为各部队架接好战场的通信线。黄多新说,有线通信的工作在战场上相当重要,“枪声未响得接通有线”,他们有线排的工作主要就是架接线路,连接后方炮兵团与前方步兵部队的联系,以保持指令信息畅通无阻。

“到真正打起来后,战场上会改用无线通信,但连接后方炮兵与前方步兵部队,还得靠有线通信,因为打炮必须通过前方部队向后方炮兵报告坐标,而用无线通信容易被敌人截获识破,相对而言有线要比无线更加保密。”黄多新说。

跳出掩体死顶炮火架线

战事打响后,大部队冲到谅山最后屏障的扣马山时,不得不在其山脚停下前进步伐。“当时山上不断有炮火阻击,我们有两个团在山脚被‘按’住了,无法冲上去,需要及时将前方坐标信息报告后方,然后靠后方发炮开路才能接着冲锋。”黄多新回忆说,那个时候前后方信息的互通变得非常紧迫重要,战机转眼即逝,需尽快连接上彼此的联系。

2月19日早上6点半,黄多新所在的有线排接到团指挥所命令,要马上接通身处扣马山山脚的前方一营指挥所。早上7时,黄多新带领有线排8班开始行动,他们每个人背负着一百多斤通信线,然后马不停蹄地向扣马山进发。

黄多新回忆说,为躲开敌人,他们架线时需走最隐蔽的线路。“越南那里本身就多石山,而我们通常还得选择翻越更陡峭的山岭,‘逢水过水、逢山过山’,因为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最隐蔽的。”

不过,黄多新和战友们的隐蔽行动还是被狡猾的敌人特务察觉到了。“走了几个小时后,我们在穿过一个村庄时,敌人潜伏在村里的特务发觉了我们的行踪,马上通风报信,随后炮火就往我们打过来了。”黄多新说,当时敌人的炮火来得十分凶猛,他和战友们一时只能躲在掩体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而上级交给有线排的任务还没完成,这让黄多新十分着急。“前方部队虽然知道敌方坐标,但没有接通后方炮兵先发炮开路的话,他们就无法动弹,而在前沿阵地原地待命是很危险的,再不联系上后方就得‘等死’。”想到战机非常紧迫,黄多新一声令下,命令有线排8班战士马上跳出掩体,继续匍匐前进,要不惜一切代价架通好有线通信线。

“在跳出掩体以前,班里所有人都对我说,‘排长你要走在中间,不然没人指挥我们了’。”想起当时这个细节,黄多新十分感慨,他说,正是因为大家那份无惧牺牲的精神,才鼓舞了冒着枪火继续前进完成任务的步伐。

就这样,黄多新带着战友们一路冒着敌人疯狂的炮火,一路不断架接和抢修通信线。“除了继续架接新的线路,中途我们还得及时抢修被敌人炮火破坏掉的线路,以保证通信畅通。”黄多新回忆说,那次任务,他们从早上7时出发,一直到傍晚6点多才到达目的地,在将近十二个小时的枪火陪伴下,他和战友们不吃不喝,足足架设了178公里通信线路,硬是把沿途被破坏掉的276条次线路及时抢修好,最终确保了战斗指挥的畅通无阻。

炸不断的钢铁通信线

“当我们终于把线接到了前方一营指挥所时,一营的营长看到我们后,马上就落下了眼泪,脸上挂满了各种感激之情。”黄多新说,前方阵地联系上后方指挥所后,后方马上根据前方提供的坐标位置向敌人发炮,然后十分钟后,前方的步兵部队就往扣马山山上冲锋,并最终攻了下来,取得胜利。“当时我们架通的这条通信线除了打通了进攻的线路,其实还间接救活了前方部队,真的是连通了一条‘生命线’。”

正是凭着黄多新和有线排战士的无惧冲锋,冒着炮火及时架通前后方的通信线,才最终确保了扣马山一役取得了胜利。战后,黄多新荣立了一等战功,其带领的有线排被广州军区授予“炸不断的钢铁通信线”荣誉称号。

“从掩体冲出去,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但作为军人,我非常清楚军令如山,就算前面是龙潭虎穴,也得不惜一切代价按时完成好任务。”回忆那段冒着枪林弹雨架通通信线的经历,黄多新如是说。西江日报记者谢江涛特约记者徐维宁

东莞到成都托运轿车收费

轿车托运需要签合同吗

长春汽车运输怎么收费

轿车托运费用贵吗

轿车托运电话

三亚私家车托运怎么收费

天津到深圳轿车托运几天到

重庆到贵阳私家车托运几天到

杭州能托运汽车到北京吗

东乾物流轿车托运常见问题解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