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萤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一时间探望张铭清

发布时间:2020-03-04 05:09:18 阅读: 来源:萤石厂家

张铭清的人被推倒在地,他的威望却瞬间陡涨。

自10月21日上午在台湾遭暴力袭击后至今的十几天中,张铭清的两部手机和住宅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记者每打通一次电话都要花半个至一个小时,还要不断重拔。海内外无数人关心张铭清,这些牵挂他的人有许多是海峡两岸的台湾同胞和厦门人,正因为如此,《台海》杂志社在张铭清返京第一时间派员赴京探望张铭清,10月22日晚上7时,张铭清从机场回到自家所在小区门口时,第一个迎接他的便是本刊记者。

“人生道路有很多的偶然性,这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10月21日上午,张铭清在台南遭暴力袭击后,记者很快从有关部门获知了这一消息;与此同时,《台海》读者也从网上看到了张铭清被暴徒追打的视频。那一天,记者和读者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张铭清,大家都很揪心。

张铭清一直关心着《台海》的成长。10月12日,也就是张铭清赴台参访前,他从北京回厦时已是傍晚,刚下飞机,他就给记者打电话,关心《台海》当天下午的“居家环境与人文和谐”沙龙举办得是否成功。如果不是北京有会议,他一定会满足读者跟他交流的愿望,去参加这个沙龙的。7天之后的10月19日,张铭清以厦大新闻学院院长身份率团从厦门出发前往台湾参访,没想到抵台第三天就发生了这样令海内外震惊、令《台海》读者难过的事件。

张铭清深受《台海》读者的推崇。2008年8月号发表的《张铭清:我的台湾缘和新闻路》一文,读者很喜欢,他在文中说的那句话被一些读者誉为至理名言:“人生道路有很多的偶然性,这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一个人的命运甚至跟天气的变化都有关系,而就是这些偶然性改变了一个人的人生风帆的方向。”人的命运甚至跟天气有关,那么,张铭清在台南被暴力袭击,又是跟怎样的天气有关呢?这已不是单独的事件,它是“台独”势力负隅顽抗的表现,显示了两岸关系的错综复杂,也说明台湾“民主”远未成熟。海峡上空,虽露出了几缕阳光,但乌云随之而来,迎来艳阳天,尚需时日。

记者给张铭清的两部手机都发了短信,最关心的还是他的身体状况。作为山东大汉,张铭清的身体一直很好,在记者穿毛衣的时候,他还穿短袖,在他快步走时,记者要小跑才能跟上。但他毕竟是62岁的老人了,被那么重重地推倒在地,又被人从后脑勺打了两拳,即便是青壮年也可能受伤不轻。

何况,张铭清在台南所受到的暴力袭击,伤害的远不只是他的身躯,还有他的尊严,他的感情,要知道,张铭清平生所致力的就是两岸和平统一大业啊,无论是当《人民日报》驻福建记者站站长,还是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或者是海协会副长,甚至是任厦大新闻学院首任院长,他研究的学问还是自己提出的一国两制新闻学。因此,他也一直关心着台湾同胞,汶川地震发生后,62岁的张铭清置自身安危于度外,率队进入重灾区安全转移出了2848名台湾游客。

被袭事件发生后,记者接连发了几个短信都得不到回复,很是担心,只好拨通了他的北京号手机,接手机的是张铭清的夫人。原来,张铭清的北京号手机没带到台湾,厦门号手机关机,他到台湾换了另一个号码。张夫人接通了电话后,一直说:“孩子,谢谢你!”记者与张夫人素未谋面,但一听到这位六旬老人亲切的声音时,记者心头竟涌起淡淡的悲伤。

张铭清,你将回到哪里?

10月22日上午,记者从本地某报获知张铭清将中断访台行程于当天返回大陆,便决定代表母报《厦门日报》和《台海》杂志的读者到机场接机。

但是,张铭清回北京还是回厦门呢?记者走正常渠道获取消息,却都被告诉“不知道”,连亲切的张夫人也说不知道,只说:“我做好老张回家的准备。”不管张夫人是不是真不知道,记者都理解她。

张铭清将回到哪里呢?不只记者关心,读者也很关心。按一般逻辑,张铭清从厦门出发,就可能回到厦门。于是,读者与记者一道展开了追寻张铭清行踪的行动。

作家张宇在厦门航空公司上班,她为记者查遍了当天从台湾转道香港飞到厦门的厦航飞机,无果;接着,她又为记者查遍了其他航空公司所有的从香港飞到厦门的当天飞机,都没有显示有张铭清这位乘客。但张宇说,没显示,并不表示张铭清就一定不在降落厦门的飞机上,因为,查乘客的航班,一般是输入该乘客姓名的拼音,而台湾与大陆的拼音写法是不一样的。作为张铭清的忘年交,中华儿女董事会秘会长李忆敏也很牵挂张铭清,尽管人在外地,他还是发动董事会成员一起来查张铭清的航班。毛章清是《张铭清:我的台湾缘和新闻路》一文的作者,也是厦大新闻学院老师,他分别给张铭清和与张铭清同行的常务副院长黄星民等人发去了短信,询问飞机落地的时间和地点,可始终没有接到回信。

一个上午过去了,记者对张铭清的归程一无所获,反而有读者对记者爆料,张铭清在高雄机场登机前又遭到绿营人士的语言暴力。记者闻言,和读者一样焦急,坚定了要到机场接机的决心,并打算,如果再查不到张铭清的航班,将启用最笨的方案,到高崎机场守候,直到接到为止。

中午,一通电话令记者欣喜万分,毛章清从内部打听到张铭清等人已分成两路,一路回厦门,一路回北京,张铭清将很快坐上从香港飞往北京的飞机。

能否赶在张铭清回京之前到达北京呢?带着厦门日报社领导和读者的重托,记者提起笔记本电脑直奔机场,可这时,飞往北京的航班要到五点才有票。所幸,峰回路转,有人退票,记者终于作为该航班最后一位乘客搭上了下午2时30分起飞的飞机。登机后,记者兴奋地给好友发去短信,“感谢上天眷顾”。

“孩子,你到家里来吧!”

在飞机上的两个半小时里,记者想好好睡一觉,因为晚上得为《厦门日报》赶稿,可每次闭上双眼,张铭清的温暖笑容总是浮现在脑海里。

记者与张铭清最初是编辑与作者的关系。6月6日,《厦门日报》海燕文学副刊大篇幅发表了张铭清口述实录《命运甚至跟天气有关》,这篇文章是由记者担任责任编辑的。文章发表后,引起了较大反响。一天内,张铭清接到30多个老朋友的电话,说要请他吃饭,张铭清说:“你们一个个请我,我没时间,你们都到厦大来,我请你们!”那天,张铭清请了三四桌客人。《南方周末》的同行从网上读到这篇文章后,即刻派记者专访张铭清。而后,有人为了庆祝“海燕”发表了这篇文章,专门请记者和张铭清吃饭。这是记者与张铭清的第二次见面,首次见面是在6月5日晚上,记者应张铭清之请送《命运甚至跟天气有关》的大样给他看。

第二次见面的一个细节将是作者终身难忘的:记者感冒了,座位正好对着空调口,张铭清很着急,说:“你感冒了,不能对着空调吹,我跟你换位子!”张铭清坐的是主位,记者无论如何不肯换,但张铭清坚持把记者请到主位坐,他自己坐到了空调口,那儿正好又是上菜的位子。虽然,因为张铭清的讲话很吸引人,这不影响他成为饭局的主角,但他的贴心之举令记者心里瞬间涌起一阵暖流,这股暖流在记者的心间荡漾很久很久。在五年的记者生涯中,记者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官员。此后,在记者的心里,张铭清不再是一位官员,而是新闻界一位令人敬重的长者。

犹记得7月初,当获知记者成为大陆居民赴台游福建首发团惟一平媒记者时,张铭清给记者发来短信鼓励:“相信会有更多佳作面世!”从7月4日起,他每天都看《厦门日报》推出的专栏“年月走宝岛”。首发团的短信里,有一条如今回想起来让人内心不禁发颤:“此次,我无此福分,期待下次很快成行!”可等他真正成行时,遇到的却并非福分,而是横祸,这怎能不叫记者揪心呢?

回想温馨往事,又联想到台南发生的一幕幕,记者心痛不已,也更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牵挂张铭清。邻座的一位石狮小伙子,从记者的电脑屏幕上“偷看”到记者正在写张铭清,便兴奋地交代记者:“见到张会长,也转达我们石狮人的问候!”

5时,飞机抵达北京,记者拨通张铭清的北京手机,还是张夫人接的电话,再次听到老人亲切的声音,记者的千言万语顿时哽住。

稍后,张铭清乘坐的飞机在北京机场降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到机场接机,记者无法如愿进入戒备森严的接机现场,但张夫人从电话里传来的话,让暴风雨就要降临的深秋北京,在记者心里温暖如春:

“孩子,你到家里来吧!”

(《厦门日报》于10月23日发表本刊记者采写的独家报道《京城探望张铭清》,报道了记者与张铭清一家共进晚餐的所见所闻,有兴趣的读者可登录厦门网浏览。)责任编辑:凌灵

西安搬家公司

豪沃t5g

湖南双旗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