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萤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平王墓门神被盗海外后归国仍有文物不知所踪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14:37 阅读: 来源:萤石厂家

左右两图为王处直墓室两侧入口的一对门神浮雕

眼下,江西南昌海昏侯汉墓发掘进入了紧张阶段,这个现存最大汉侯墓的主人——海昏侯刘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真如史料所载不学无术、荒淫无道吗? 专家希望通过考古发现来重新解读。今天,借海昏侯墓的发掘,我们来重温一起发生于北京附近的诸侯墓发掘往事——1994年保定曲阳县发现了五代十国初北平 国国君王处直(曾为北平王)的墓葬,通过考古研究,让人们重新认识了这位唐末乱世枭雄、一方诸侯。王处直墓中大量珍贵文物因为被盗而流失海外,墓室的两大 门神(秦琼和尉迟恭)的武士浮雕(正在国博展出)被追回的故事也存满了传奇色彩。

王处直墓中“守门”的武士浮雕之一

最近在国家博物馆地下二层,多了一个通史类的展览:“古代中国陈列”。它以时间为序,展示了历朝历代的精美文物,其中有一尊武士浮雕,虽历经千年岁月,但其色彩依旧绚烂,它出土于五代十国时期的王处直墓。

王处直何许人也?他是唐末义武节度使,朱温取代唐朝建立后梁之后,王处直被封为北平王,建立北平国。北平国非常小,其所辖范围在今天河北中部的定州、易县一带,在北京的西南方向。

在这尊绚丽浮雕的背后,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1994年,位于河北保定市曲阳县的王处直墓被盗。墓中具有重要价值的数尊浮雕被盗走,其中就包括在墓室门口的两件门神武士浮雕。

2000年,一位研究王处直墓里浮雕和壁画的中国画家,在美国文物拍卖现场发现,印在拍卖图册上的一件武士浮雕和王处直墓里的浮雕极为相似,他 立即与中国文物部门取得了联系。通过详细比对,专家确认拍品中的武士浮雕正是王处直墓口的浮雕之一。几经曲折,文物专家终于从海外将此浮雕运回国内。

就在专家与美国方面沟通的时候,另一位美国收藏家看到媒体报道后,将自己收藏的一件武士浮雕捐献给中国。后经证实,收藏家收藏的武士浮雕正是王处直墓室入口的另一件浮雕。至此,王处直墓室门口的一对“门神”终于得以回到祖国。

1

北平王生前被义子软禁 死后被厚葬

提及王处直墓中的武士浮雕,当然得先介绍一下王处直其人其事。

时光回溯到唐朝中晚期的首都长安城。当时,长安城里有一位富商名叫王宗,王氏族人世代为商,经过几代的积累,到了王宗这代,王氏家族已经是长安城的巨富之一。

王宗不光善于经商,还很有政治头脑,借助家族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多年累积的人脉关系,他做了官,官名为神策军吏,后来官升为金吾大将军、左街使, 遥领兴元节度使。王宗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王处存因为父亲的关系,在定州得到了右军镇使的职位,后来又升迁为骁卫将军、左军巡使。

唐朝在经历“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已是家常便饭,土地兼并更是达到惊人的程度。虽然后来有两税法等政策的实施,但这并没有挽救唐朝的命运。乾符二年(875年),声势浩大的黄巢起义爆发。四年后,唐朝都城长安被攻陷,唐僖宗出逃川蜀。

此时王处存得到消息后,马上率本部兵马为皇帝护驾。为了平定战乱,王处存以结为姻好为名,请实力强大的藩镇李克用出兵帮助剿灭叛乱。李克用出兵后,长安很快被收复。随后,王处存又派精兵,联合其他部队在泰山进攻黄巢起义军。

公元884年,黄巢起义被镇压,王处存因为在平定黄巢起义中所立功勋,被任命为义武节度使,从此王氏开始世袭统治定州。六年之后王处存去世,他的弟弟王处直成为义武节度使,王处直开始了对定州22年的统治,成为北方重要诸侯之一。

公元907年,唐王朝终于走到了它命运的尽头,朱温取代唐朝建立后梁政权。朱温为了笼络王处直,便封他为北平王,后来王处直建立了北平国。王处直先后依附于后梁和后唐,在藩镇割据的时代依靠着政治投机和姻亲联盟维系着自己在北方的势力。

王处直在年轻的时候,身边有一位被宠信的道士叫李应之。一次李应之将自己的养子刘云郎带到了王处直的身旁,王处直看到这个孩子相貌奇特、天性聪慧,非常喜欢,于是将这个孩子认为养子,并改名叫王都。

多年之后,这个孩子成为一位优秀的军队将领。按照常理,孩子应该好好回报义父的养育和栽培之恩,但事与愿违。因为王都对王处直确立儿子王郁为继承人感到不满,他发动叛变,软禁了王处直,并杀害王处直的子孙和将领们,自己篡夺了最高领导权。

王都有一天去看望被软禁的王处直,王处直悲愤异常,抓住王都的袖子说道:“逆子,吾何负尔!”不久之后,王处直就去世了。

在王处直死后,王都觉得有愧于义父的恩情。为了抚平这份愧疚,王都决定为义父举行隆重的葬礼,他请了最好的工匠和艺术家来修建豪华的墓室。丰厚的陪葬品进入墓室,王处直的棺椁静静地停放在墓穴的后室。墓门缓缓地关闭,一段往事就此尘封。

2

墓室多次被盗 很多壁画遭破坏

在太行山东麓,河北保定市西南的曲阳县的一处村落。此处群山环绕,在村落西部的山脉上传说有一处大坟,所以当地百姓把大山称为“坟山”。专家实地考察后,确认山上有古代墓葬。

在1994年的6月,当地百姓发现山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的盗洞,报警后相关专家马上赶到现场。专家们现场勘查后,决定马上进行抢救性挖掘清理。根据墓室壁画和墓志铭,专家确认这就是五代十国时期王处直的墓地。

专家们来到墓室里,发现在他们来之前,盗墓者就已经光顾了这里两次,绝大部分陪葬品和浮雕都被盗走,并且很多壁画遭到了破坏。不过庆幸的是保留下来的浮雕和壁画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我们依稀可以窥探到千年前时代的瞬间。

整个大墓分为前室、前室两侧的东、西两个耳室和后室三部分。前室和耳室是摆放陪葬品的地方,后室的棺床上是放置棺椁的地方。但由于盗墓贼的光 顾,墓室中已是空空如也,后室的棺椁也荡然无存,只有两具尸体的骨骼残骸散落在淤土之中。两具尸体的残骸有一具是成年男性的,推算其年龄有60多岁。

在前室的墙壁上,壁画颜色鲜艳,造型富有动感。最引人入胜的就是《仙鹤图》。朵朵祥云间,白鹤展翅腾空,前面的回头顾盼,后面的引颈相望,一对祥瑞之鸟在空中翩翩起舞。由于王处直晚年信仰佛教,这仙鹤是不是在结伴而行,引领那墓中亡人的神灵前去那传说中的极乐仙境呢?

在前室的墓墙上共有八幅《云鹤图》,在不同的《云鹤图》之间还间隔有壁龛的装饰,壁龛内装饰着文臣像和十二生肖的汉白玉浮雕。这些浮雕太过精美,以至于盗墓贼偷走了其中的六件。

从幸存下来的六件生肖浮雕来看,这些浮雕每一件都是由人像和生肖组成。人物造型为头戴进贤冠,身穿交领阔袖袍,脚穿岐头履,腰系绦带、革带,一 缕短髯飘在身前。不同的人手里拿的物品和手的造型都是不一样的,有的持旌,有的拿笏,有的持梃,有的双手合抱。在每人的身上、身侧或身后,停留有一只生肖 动物。现存的六件浮雕动物为鼠、龙、蛇、马、羊和鸡。

除了《云鹤图》和浮雕,前室还绘满了花卉。有蔷薇、牡丹、月季、牵牛花,花丛之上还有飞舞的蝴蝶,花丛边上白羽红唇的鸽子站立回首。往边上看,男侍从和女侍从在一旁静静地站立。

女侍从的壁画有点残缺,男侍从则完整地展示了那个时代人们的服装造型。他们头戴黑色翘脚幞(fú)头,身穿圆领缺胯袍,脚穿长靴,腰间系鞓(tīng)革带。从细节来看,男侍从也没有胡须。

王处直墓中的其他浮雕

左图是纽约收藏家安思远捐献给中国的浮雕,右图是从海外追讨回的浮雕。经专家证实,这两件浮雕正是王处直墓中两侧入口的一对门神,即秦琼与尉迟恭。按照民间说法,脚踩麋鹿者为尉迟恭,脚踩卧牛者是秦琼。

3

墓室有大面积星象图 显示其主人身份

另外,人们发现墓室的顶部绘满了星象图,图里描绘的是银河与二十八星宿,如此大规模的星象图,也能看出墓主人的贵重身份。

前室其中一面墓墙上,满满绘制了大幅山水画。耸立的山峰,茂盛的树木,山间流出湍急的河水。近处松柏苍劲,远处山谷起伏,一幅北方山川的景色使墓室里多出了一丝诗情画意。

前室的两侧还有两间小墓室,因为对称着在前室两侧,好像两耳在面部两侧,所以称为耳室。

在东、西两个耳室的墓墙上依然绘满了壁画,除了侍女、童子和花卉外,还有按照王处直生前居室陈设而画的壁画。长长的桌案上摆放着帽架、黑色幞头、储物盒、瓷碗、瓷盒,还有镜架。

来到后室,这里的东西两面墙壁上镶嵌着汉白玉质地的人物群雕,主题为侍女图和散乐图。

这两组侍女群雕极为精彩,雕刻精细人物造型各异。十三位少女在一位侏儒的引领下,分三排而立。她们手里捧着不同的物品,有壶、盏、扇、盒、拂 尘;她们发型各不相同,有高髻、锥髻、环髻、单髻、丛髻;她们衣着为内着长裙,外穿短襦,肩披帔巾,腰系绦带。体态丰腴的姑娘们,表情矜持,或低头或顾 盼,完整地展现了五代时期贵族家庭伺候主人的完整侍女队伍。

再看散乐图。在一位男指挥的引领下,一支十五人的乐队正在热闹地演奏。前排五位女子,从右起分别在拨箜篌(kōng hóu)、弹古筝、奏琵琶、拨拍板、击座鼓;后排的七位女子,从右起分别在吹古笙、敲方响、击答腊鼓、吹筚篥(lì)、吹横笛。技艺精湛的雕刻家们将乐队 演奏的瞬间,用浮雕真实地记录了下来,真可以说是精雕一刻、细琢传神。

在这座大墓之中,还发现了可以证实墓主人身份的墓志铭。透过墓志铭,人们对那个动荡年代、王处直大起大落的人生,多了一声叹息;通过精美的壁画和浮雕,对千年前匠人师傅的才智和技巧,不由叹为观止。

可是,一座豪华的大墓,用了如此多的金钱,费了如此多的人力和心血,这都为了什么?这一切难道真的就可以安抚王处直的灵魂,抚平那弑兄害父的逆子之心吗?

4

中国画家海外发现被盗浮雕

其土样与墓周围的土样一致

2000年3月,美国佳士得正准备举办一场中国文物的拍卖会。中国画家袁运生在翻阅拍卖文物目录时,发现了一件中国古代浮雕,估价50万美元。 只见在拍卖图册上,这件长方形汉白玉石雕刻的武士浮雕像中,武士身着戎装,怒目圆睁,立于牛身之上,肩和头部卧一只凤凰。武士还手握宝剑,剑尖指向卧牛口 中的荷花。

因为袁运生曾研究过王处直墓中的雕像和壁画,他初步判断,这件浮雕就是王处直墓中的被盗文物。而且在拍卖图册上,雕像旁边写着209号字样,这 也意味着这件雕像已经成为一件拍品,可以随时被拍走。他感觉事态严重,当即把情况通知给中国大使馆,然后又通过越洋电话与中国文物部门取得了联系。

很快,河北省的文物部门就收到了209号拍品的详细资料,经过严密分析,专家论证,该拍品正是王处直墓中的浮雕武士像。在墓室门两侧,各有一位武士形象雕塑,它们是一对为墓主人站岗的门神。而209号拍品就是两个门神中的一件。

国内成立了专家组开始跨国追讨文物。追讨的过程,充满了艰辛。首先要说一下,跨国追讨文物必须有相关国际法做依据,1970年11月14日,联 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了一份《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简称《巴黎公约》。加入这个公约的国家,如果发生文物被 盗,无论被盗文物流落到哪个国家,国际刑警组织都有权追回,并追究走私分子的法律责任。中国1998年11月28日加入公约,而美国是缔约国之一,按照 《巴黎公约》的相关规定,美国有责任和义务将其归还。

但是拍品的所有者却极力否认这件武士像是王处直墓被盗文物,他提出了两个理由:首先,武士像与王处直墓中的其他浮雕的风格不同;其次,墓中没有被盗的雕像颜色都很浅,而武士像的彩绘则鲜艳如初。

对此,河北文物部门指出:武士浮雕与散乐、奉侍浮雕在形象上的风格不同,是因功能不同使然。武士浮雕是门神,用以镇邪、驱鬼、守卫主人的功能, 其造型必然夸张,表情是横眉立目。而墓室中陪侍主人的散乐等形象反映的是世俗的人物和歌舞升平的景象,表现墓主人的富贵生活,其人物形象须塑造得和蔼可 亲,这种差别是合理而必然的。

对于浮雕的颜色不一样,专家解释,武士浮雕位于墓室的前室,没有被地下水浸泡,故而颜色鲜艳在情理之中,而其他墓室内的浮雕都被水浸蚀过,颜色自然浅淡。

中国专家还将王处直墓周围的土样与武士浮雕身上的土样进行分析化验,两份土样完全一样,可谓铁证如山。

经过多方交涉,在大量证据面前,美国司法部门做出裁决,将文物没收,并无偿归还给中国,这是中国首次从境外无偿成功追回古墓被盗文物。

5

收藏家主动捐献 墓中“门神”终成一对

就在中国专家与美国方面交涉的时候,又有一个好消息传来:纽约的大收藏家安思远先生从媒体上看到中国政府追索王处直墓被盗武士像的情况后,主动 与中国文物部门联系并告知,几年前他曾在香港古玩市场买过一件与拍品209号尺寸同等大小的武士浮雕。该武士浮雕身着一身戎装,脚踏麋鹿,手握宝剑,剑尖 直指口中的荷花,肩上青龙盘卧,龙首爬上武士头顶,武士表面满施彩绘。安先生还将彩色照片寄到中国,请求验证。

经比对,这件浮雕的雕刻手法、彩绘及石料加工与拍品一样,均出自同一位艺术家之手,它正是王处直墓甬道处两块被盗浮雕的另一块,此两块为一对。两位武士形象正是唐太宗时期的大将秦叔宝(秦琼)和尉迟恭(尉迟敬德)。经磋商后,安思远十分乐意将这件文物无偿捐献中国。

2001年5月,安思远捐献的这件武士浮雕也回到了中国。两件精美的彩绘武士浮雕历经磨难,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从此珍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此后,人们有机会欣赏到虽然已过千年但依旧鲜艳的彩绘浮雕。

这两件“门神”最终得以幸运回家,但另外两件头顶白虎、头顶玄武的武士以及六件人像生肖俑,又去了哪里呢?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工艺礼品货源

渔网生产

凸版印刷机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