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萤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日本女子与中国军人相恋分离60年后合葬武汉关键

发布时间:2019-09-14 14:36:47 阅读: 来源:萤石厂家

日本女子与中国军人相恋 分离60年后合葬武汉

沟胁千年女士生前多次来汉祭扫。

这时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倾心的人,有了诗的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这是普希金描写爱情的诗句。60年前,普希金的爱情诗句曾出现在中日两个年轻人的交流中,以此来抒发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他们的爱情故事从上个世纪延续至去年,直至两人合墓,永远地长眠在一起。

这是日本女士沟胁千年和当年的中国军人杜江群之间的故事。去年6月,沟胁女士的骨灰从日本被带到武汉,在扁担山公墓和她一生挚爱的人——杜江群合葬在一起,了却了她的夙愿。

“我们去扁担山扫墓,拜祭了下沟胁奶奶和存宝(杜江群又名庹存宝)爷爷”,3月29日早上,武汉下着霏霏细雨,杜江群的侄孙和爱人为他们的两位前辈敬献了鲜花。祭扫结束,他们把照片传至武汉家人的微信群,和家庭成员一起缅怀。

在沟胁千年与杜江群的合葬墓碑上,有这样一段纪念沟胁女士的铭文:“一九四四年从日本来到中国东北,随后十年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护士随军南下,参加了解放战争及和平建设。其间与军人杜江群相识相爱。生前遗嘱将部分骨灰葬于中国,与杜江群合墓。”

这段平和简短的叙述背后,是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绵延情愫——

日籍护士疗养院和教员相遇

1944年,还不到16岁的沟胁千年来到中国东北,目睹了中国人民所经历的水深火热,以志愿者身份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不久,日本投降,但是沟胁千年并没有选择回到日本。

她随着解放大军,从北方南下。1952年夏,她和另7名日籍护士,从广西南宁军区303医院调到羊楼洞部队疗养所。

羊楼洞地处湘鄂交界之要冲,就在这里,沟胁千年和当时因患结核病正在此疗养的杜江群结识。

29岁的杜江群是一所学校的政治教员,曾有过地下党经历。虽然病重,却依然乐观。当时,不少病员都排斥外籍护士的照料,态度甚至粗暴。看着沟胁千年着急的样子,杜江群站了出来,说服伤员,让他安心地接受治疗。

正是这一次,两个年轻人擦出了火花,他们常常在一起散步、谈心,感情慢慢升温。

然而,杜江群的肺结核时好时坏,有一次发高烧,因为洋楼洞缺水无法用凉水降温这样的物理方法。这急坏了沟胁千年,后来,她拿出攒着的零花钱买来冰棍替他降温,度过险情。

一别竟是永诀

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1953年,沟胁千年被调到湖北襄阳军区医院。在离开的那天早上,她将一些绣花的手绢、枕套和画着彩图的书信,塞到了杜江群的枕头下。

1954年下半年,沟胁千年从襄阳调到武汉东湖疗养院。

此时,杜江群的病愈发严重,而沟胁千年也面临着日本家人的催促。她写信告诉杜江群,妈妈正在寻找她,爸爸和哥哥在战争中都离开了人世,妈妈一个人带着三个女儿艰难度日,日夜盼着她回去。沟胁千年也纠结着,放心不下杜江群,并不愿意回国。

接到来信,杜江群心情沉重,他舍不得心爱的姑娘,但又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自私,他便写信告诉她:为了你的幸福和亲人,你必须回国去!

1955年,沟胁千年将返回日本,已在病危之际的杜江群被人用担架抬着,来到武汉关的码头,和心上人依依惜别。却未曾想到,这竟是永别。

回国后,两人以书信往来,诉说离别相思之苦。然而,1956年,也就是沟胁千年离开武汉的第一年,33岁的杜江群病情恶化,离开了人世。

一生从未曾放弃

一别是永远,但沟胁女士却从未忘记这段在中国的情缘,常常忆起和杜江群的点点滴滴,而她也因为这段感情选择一个人过一辈子。

杜江群的侄女欧阳蔚怡在上世纪80年代去日本留学,曾和沟胁女士共同生活过一年。去年,她为合墓事宜回武汉,并在博客上记录了她记忆中的沟胁女士以及合墓的细节。

据欧阳蔚怡的表述,得知杜江群因病去世后,沟胁女士从此在家里的客厅里放着杜江群的照片,每天都要给他摆上饭菜、茶水和花草。忌日还要特别做上一碗粥,因为她听说杜江群在最后的日子只能喝粥。

欧阳蔚怡在博客中说道,沟胁女士曾给她看了一直保存着的杜江群的来信。尤其是杜江群临终前颤抖的笔迹和临终诀别的文字催人泪下,也可能是这种难以忘却的感情让沟胁从此无法接受其他人。

沟胁女士也一直忠实地遵守着分别时对杜江群的承诺,这三条承诺是:1、回日本后加入日本共产党;2、一直要坚持做医务工作者;3、中日建交后一定要再来中国。

时隔30年漂洋过海来看你

沟胁女士一直在履行着承诺。直到1987年,离开中国32年后,她才得以重返故地,辗转联系到杜江群生前战友王家騄,以及杜江群的妹妹也就是欧阳蔚怡的母亲庹友生,提出希望为杜江群扫墓。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杜江群的坟茔已难觅踪迹。沟胁女士和两人商量后,决定以三人名义共建一座空墓以示纪念。墓碑上沟胁女士的落款是,你永远的朋友。

1988年,在墓碑即将完成时,沟胁女士从日本寄来了白色的兰花,庹友生定制了杜江群和沟胁女士的瓷像,将这些都放进了墓中。

当时,沟胁女士来汉时,住在庹友生家中,欧阳蔚怡的堂哥庹晓林回忆了那时的情景:姑妈庹友生让在学校食堂工作的他请了一周的假,为沟胁女士做些中国的特色菜。庹晓林记得当时做了宫保鸡丁、武昌鱼、咕咾肉等家常菜,沟胁女士很喜欢。

庹晓林说,那次来汉,沟胁女士还去友谊商店买了一台电视机,赠送给当时杜江群去世时的医院。

此后,沟胁女士多次来中国祭扫,也和庹家保持联系,沟胁女士每次过来都会带些小礼物,“对我们都非常亲热,非常慈祥、和善,就像是一家人。”庹晓林回忆道。

1995年,沟胁女士还特意到洋楼洞,重新踏上那片她和杜江群曾一起生活过的土地。2006年,77岁的沟胁女士再次来到武汉,祭扫杜江群之墓。

和“永远的朋友”永远在一起

2012年,83岁的沟胁女士在日本去世。她生前的心愿便是,将部分骨灰葬于中国,和杜江群在一起。

一直旅居日本的欧阳蔚怡得到老人的信任和委托,并在老人家人的理解下得到部分骨灰。欧阳蔚怡在博客中记录了合葬的故事:由于两人已相隔六十年,她担心杜江群会不认得已经年老的沟胁女士,便把沟胁女士从年轻到年老的部分照片以及她珍藏的两个笔记本还有沟胁家族坟墓边的土壤,连同沟胁女士的骨灰一起带到了武汉。

欧阳蔚怡记录道,沟胁女士珍藏的笔记本是当年杜江群赠予,里面有两人写下的赠言和同事、亲人的照片,还有沟胁女士用中文抄写的普希金爱情诗篇。沟胁女士离开中国时并不能带走这些珍贵物品,直至30年后重返中国才又获得。

在联系安放沟胁女士骨灰的过程中,扁担山公墓需要合墓两者的关系证明,但他们并没有相关证明。于是,欧阳蔚怡便给扁担山公墓管理处写了信,讲述了两人之间的故事和当年修缮墓碑的过程,得到了管理处的理解。

去年6月,欧阳蔚怡带着老人的骨灰和物品回到武汉,重新修整了墓碑,将沟胁女士的遗物放进了墓穴中。分隔了60年的爱人终于相聚。

这是这个真实故事的最后结局,虽然他们分开有半个多世纪那么久,但因为沟胁女士的矢志不渝,终于和她牵挂一生的人走在了一起。

旗袍开叉工艺http://www.krhzp.com/qpgy/

牛蛙养殖技术http://www.novmv.com/scyz/nw/

蓖麻介绍http://www.jdhsh.com/lyzz/bm/

旗袍制作工艺http://www.krhzp.com/qpgy/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