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萤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改革开放40年口述史丨郑友三万家寨引黄入晋工程的艰难落地【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2:06:00 阅读: 来源:萤石厂家

郑友三

(曾任山西省万家寨引黄工程总指挥部副总指挥)

时间:2018年11月13日

地点:省发改委宿舍

郑友三,辽宁省新民县人,1938年3月生。历任山西省农科院院长,山西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山西省万家寨引黄工程总指挥部副总指挥,万家寨引黄工程管理局(总公司)党委书记、局长(总经理)等职务。

▲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俯瞰图。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恰逢改革开放大好时期,面对山西长期缺水的状态,山西省委、省政府大构想、大手笔,创作了引黄入晋造福人民的鸿篇巨制。

100多亿的资金缺口,世界银行贷款的介入,前所未有的地下引水难度,涉及两省一部的大工程,千百年的期盼在多少山西水利人的汗水中,一步步夯实落定,山西人民的好日子也随之奔腾而来。

万家寨引黄入晋一期工程于1993年5月22日奠基。1997年主体工程开工建设。2002年10月18日全线建成,2003年10月26日向太原供水。郑友三作为万家寨引黄入晋工程的重要人物,历经工程上马和建设的艰难,也见证了山西人民享用黄河之水的喜乐。

在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洪流中,这项前所未有的工程如何得以落地成形,值得世人铭记。

敢于挑战:

让奔腾不息的黄河水“逆流而上”

新中国成立后的1958年3月,时任山西省委第一书记陶鲁笳在成都会议上向毛泽东主席汇报工作时,提出引黄入晋的意见,得到毛主席的赞许。此后,历届山西省委、政府领导,一些有识之士为“引黄入晋”而奔波呼吁,与此同时也陆续开始了工程前期的基础性工作。

谁都知道,水往低处流,更何况要让奔腾不息的黄河水“逆流而上”?引黄入晋工程是一项跨流域、穿群山、长距离地下输水的规模浩大的艰巨工程。整个引黄工程投资一百多亿元,是山西省前所未有的大型水利工程。论规模,在世界水利史上堪称地下引水工程之最;论难度,几乎把所有水利难题集于一身;论意义,为山西开辟了新水源,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一项基础性工程。

山西是内陆省份,自古以来一直都比较缺水。当时民间有个谚语,说“一楼哗啦啦,二楼滴滴答,三楼四楼干巴巴”,说的就是缺水问题。山西是煤炭大省,因为缺水,很多煤炭工人在工作后都没有足够的水来洗澡,以致于患有皮肤病。

引黄工程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并带来增值效应。首先,万家寨引黄工程的年供水能力达到6亿立方米;其次,水力发电做出很大贡献,从2003年到2016年的15年间,累计发电量361.7亿度,年均发电量26亿度;第三,为山西的生态环境改善发挥了极大作用,主力解决全省水生态修复。

敢于创新:

成功利用世界银行贷款4亿美元

整个引黄工程投资一百多亿元,而上世纪八十年代山西省一年的财政只有三四十亿元。巨额资金应该从何而来,成为省领导潜心考虑的重要议题。

▲郑友三(右三)出席万家寨工程倒计时揭牌仪式。

1998年6月,省政府再次成立山西省引黄入晋工程建设领导组,那时郑友三才直接介入了引黄工程,任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郑友三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同财政厅、水利厅起草收取引黄专项资金水资源补偿费以解决资金问题。

省领导为万家寨引黄入晋工程争取了专项资金——经国务院批准,从1990年起山西外售煤炭每吨价位收取1元的水资源补偿费。有了资金垫底,引黄工程得以立项,推动了工程实际进展。

然而,工程高峰期仍存在大量资金缺口。1993年5月,山西省提出引进世界银行贷款的申请。世界银行申请具有严格的要求:对所投资项目要求必须技术上合理,经济上可行,财务上有效,环保上持续,移民上可以接受。1994年世行贷款工作启动后,郑友三8次接待和组织世行派团考察,相关大小会议开了有96次,最终筹措了一期建设利用的4亿美元贷款。

世界银行的介入,不仅弥补了工程建设资金的不足,而且更重要的是,为引黄工程引进了先进的技术、设备和管理,对引黄工程的建设和运营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对山西省的进一步改革开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敢于担当:

没有开工令也要率先开工

世界银行贷款是由借贷方按期将施工形成的工程量经严格手续核实,通过财政部报世界银行,然后下拨资金,也就是所谓的报账制。

然而,这也导致一个问题——必须先开工才有工程量,否则就用不上世行的资金。当时,可研性报告已经由国务院批准,但国家计委还未下达开工令。按照规定程序,有了开工令才能施工。面对种种考量,山西最终没有坐等开工令。1997年8月30日,省委、省政府召开引黄入晋工程国际标开工令发布暨动员大会。

▲引黄工程施工图。

世界银行贷款2003年就要终止,时间紧任务重,如果坐等2002年下达开工令,一年时间又怎么能完成4亿美元的工程量?没有工程量,就没有办法使用世界银行贷款,这就意味着,整个工程将延误10年之多。

谁都知道,等国家批复下来再开工最稳妥最安全,但引黄入晋工程等不起、拖不起。国际惯例接轨国内“规范”,落实起来有时间差,应当为这些敢于为国家和人民利益担当的勇气叫好。改革开放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摸着石头过河”是最好的方法论。

敢于改革:

股权制化解程序推进难题

实际上,除了资金问题,引黄工程面还面临一大难题——黄河不只是山西的黄河,也是内蒙古的黄河。在黄河兴建工程需要界河双方达成共识,中央政府才予以受理。于是,主动积极和内蒙古协商是当务之急。

1989年,按照水利部和能源部的指示,山西和内蒙古首次坐在一起协商开会,省政府让郑友三带队。当时的分歧在于,山西急着引水,内蒙古不急。另外,如果施工建设,内蒙古的移民工程量较山西更大,负担也大一些。因而,这一次没能达成共识。

▲郑友三(前右)代表山西签订三方合作意向。

1990年,山西仍然由郑友三带队赴京,商谈由水利部、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方签订合作意向书,结果因为分歧大,内蒙古方面直接没有出席会议,让山西坐了冷板凳。就这样在北京熬了将近一个月,找国家部委领导疏通,经过多方不懈努力,最终换来了内蒙古同意。

此后,水利部、山西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就投资规模、管理方式、效益分配等多次商议,并于1993年成立工程管理单位,1997年按照现代企业制度改制为“黄河万家寨水利枢纽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水利部、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方各出资7个亿组建。股东三方多年来团结一致,互相配合,实现了股权机制的省、部际合作。

现如今,引黄工程依旧正常运转,维系着我们每一天的生活和工作。未来,黄河万家寨水务集团还将向阳泉、左云延伸,在更广泛的领域供水,参与更多大型工程。

制片人:张志仁

总策划:巨文辉 张云

总监制:刘益令 钟启元

制片主任:苗长青 岳建俊

监制:刘捷 王文青

统筹:赵茹琳 朱红

执行制片:王嘉乐 李清伟 王斌 巩彦翡

主编:田小丽

文字:韩雪冰

编导、制作:刘保廷

摄像、摄影:薛梦飞

包装:刘远东 李时雨

编辑:武雷涛

出品单位:

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

山西省地方志研究院

山西云媒体

创世仙缘手机版

盛世三国2手游

末日远征破解版无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