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萤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当乡镇包村干部时候的一些特殊经历-【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15:15 阅读: 来源:萤石厂家

我当乡镇包村干部时候的一些特殊经历

何东升

1997年,我刚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华亭县马峡乡(2003年升格为马峡镇)政府工作。刚参加工作的干部,第一个岗位就是包村。包村干部就是吃住在村上,协助村上收粮、要款、植树、造林、修路、调解民间纠纷之类的。反正就是个“垃圾桶”,上面安排上面就干什么。

我当乡镇包村干部时候的一些特殊经历

(一)亲遇毛鬼神

马峡乡是个山区乡,多半村坐落在林区。我们到蒋庄村三道沟社下队,同行的还有四名村干部。忙完工作,下午饭安排到了一个农户家。饭后,一起吃饭的6个人,除我而外,其余的全部不明原因的嘴唇肿了。回村部的路上,几个人互相看着腊肠一样的嘴,你嘲笑我,我嘲笑你地取乐。一个同行的农民很小心地告诉我们,你们吃饭的这户人家,可能养了小神。我不知道小神是什么,回去后就请教村主任,村主任说,山里有的农户喜欢养这个,供奉好了就往家里偷东西。但这个神脾气大、心眼小、疑心重,稍微不注意就得罪了。要是得罪了,就祸害家里,要么家人生病,要么家里不明原因地丢东西,有些过分的还把屎尿拉在锅里。而且最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一旦请来了,得罪了,不害个家破人亡不罢休。我问那究竟是个什么神仙,老主任笑而不答,估计他也是怕得罪了这位神仙罢。我暗自思忖,这莫非类似于泰国的养小鬼、供佛牌,是一种邪灵供奉吧。

又过了几天,我们去王河社动员劳力修通社道路,进了一户农家,恰好那家女人精神病发作,那个平常就是身体健壮点,但也很普通的农妇,我们看着她纵身在院墙(两米多高)上跳上跳下,或者跑来跑去的,那一身“飞檐走壁”的“功夫”非常骇人。她婆婆说:“看来被小神子挼(挼,rua,四声,华亭方言,意思是附体)住了,得请老石来,他煞气重,能镇住。”不长时间,老石就过来了,手里拿这一个木匠用来丈量树木的五尺(一种木尺,长五尺,方寸余,四棱,有刻度)。那人用五尺指着那个农妇,大喝一声:“下来!”那状态非常亢奋的农妇立即面如土色,从院墙上跳了下来,顿时非常温顺。老石用五尺在地上虚划了一个圈,喝到:“进去!”,那农妇乖乖地走进了圈子,老石拿起五尺,甩圆就朝那农妇肩膀抡了下去,我们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以为这个壮汉要打一个精神病人。谁知五尺还没有挨到农妇身体,突然农妇发出一声非常凄厉的,好像是猫受到伤害的那种尖叫声,然后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老石说:“你再来欺负人,我就把你皮剥了铺炕上。”老石是村里的一个木匠,他手里那个降妖伏魔的“法器”,其实就是他平常的干木工活的工具。我就问老石刚才那声猫叫是咋回事,他说小神子又叫毛鬼神,据说是姜子牙给他舅舅封的神位。据见过的人说,那个神本相是一只大黑猫,最是欺软怕硬,你要是强硬,它就绕着你走。

我当乡镇包村干部时候的一些特殊经历

(二)藏龙卧虎燕麦河

有一次,我去燕麦河村下乡,那个村就在关山原始森林里,不通车,车只能坐到关山山顶的邓家崖。我像丐帮的人一样,手里拿一根长木棍防身,然后在原始森林里步行了五个多小时才到达。途中,几次看见那种巴掌大的、类似猫爪印的痕迹留在路边,后来才知道那是金钱豹的足迹。

燕麦河当时在籍的仅有40多户农户。别小看这么小的一个村,论籍贯,村民来自7个省36县。燕麦河适宜种植药材,很多农民种植大黄发了财,就在集镇买了房子,或者回原籍建房子,2008年实施移民搬迁项目后,已经全部迁出了大山。村主任马长安的爷爷据说解放前原是河南省某县的保安团长,该县解放的前夜,马长安的爷爷得到解放军内部朋友的消息,说是解放后首先要整治的是原来旧政府里当官的。马长安的爷爷当夜收拾家里值钱东西,带着老婆从城墙洞子里钻出来,马不停蹄地跑了几天几夜。看到这里山大林密,就安家落户。我见过马长安的父亲,虽然是山里人,老先生吃穿用度非常讲究,手上一个硕大的金戒指特别显眼。他不像其他山里人喝茶用砂罐熬,他用的是紫砂壶,一个竹藤椅一躺,摇着扇子,泡一壶茶,读一阵书,抿一口茶,生活显得悠闲且极有品味。

据说燕麦河村藏龙卧虎,因为能来这里的人都是具有过人之处的厉害人,当年都是因为各种原因逃灾或逃难来的,图的就是这里的隐逸和几乎与世隔绝。我就遇见过一个高人。我在燕麦河村呆了几天,事情干完了,而且当天天气晴朗,我就准备回乡政府。结果那人拦住我,说等他占卜一下。他掏出几枚铜钱摇了摇,然后说一个小时以后有雨,等雨过了再走。然后生拉硬拽地留住我和村支书。山里人憨厚,我们拉了会家常,就者山里的腌蕨菜,喝了一瓶“柳湖春”(当时6元一瓶的酒)。大约一个小时后,果然是倾盆大雨。雨过后,他说,你现在走,一路顺风。我深信他的话,收拾上路。走了不到五里路,巧遇村里一个骑摩托车出山去集镇办事的人,让我搭了顺风车,免去了我的几十里山路的波折。

燕麦河村的原始森林里,有一个国家AAAA级景区莲花台,风景秀美,据传是秦始皇祭天的地方,以后有机会我专门为这里写一个文章。

我当乡镇包村干部时候的一些特殊经历

(三)大岭村怪事

有一次,大岭村修梯田,挖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人的墓穴,里面的尸体早已成了枯骨。旁边隐隐约约好像有腐朽的铁甲的痕迹,还有一个长矛的矛头,几乎快锈蚀完了。有人大概估计了那骨架的身高,至少两米。农民立即请来村里的法师,将那些骨殖另择地安葬。

有一次和另一个干部去工作,那天忙完太晚,就去一个农民家借宿。那家人很热情,把我们安排到一处空房子。房子里只有一个土炕,烧得很热。第二天天刚亮,我睁开眼睛,我就发现房子里亮着灯,和我同住的干部正傻乎乎地坐在炕上看着我。我就问你咋起床这么早,他说:“我不是起床早,我是一夜没有睡觉,看着你睡觉。”我就问原因,他说,他只要一合眼,就隐隐预约感觉一个人站在炕头边,睁开眼又什么都没有。如此折腾几番,他毫无睡意,就听着我的呼噜声,坐了一夜。后来打听,那家前些年老人去世,结果时辰不对,尸体入殓后一直放了一年多才下葬。我们住的那间房子就是当时存放死人的,然后一直没有人敢住。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乡村鬼故事”的文章

末日之战无限钻石金币版

风暴之锤安卓版

游秀世界bt版

塔防西游记内购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