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萤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不落幕的电影节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2:10 阅读: 来源:萤石厂家

9天的电影节,赶场不亦乐乎;电影节过后,又是一片荒芜?

不想只看无脑院线电影,厌倦了好莱坞进口大片,能不能有别的去处?

有没有一个永不落幕的电影节?

幸运的是,上海的观众,真的有,而且不止一个。

电影博物馆:奥斯卡电影转头就来

2013年,位于漕溪北路595号的上海电影博物馆正式开馆。除了丰富的展品,博物馆内还“藏”了四个放映厅——许多观众可能只熟悉其中两个:一个是80座的艺术影院,另一个是“5号棚”,建于1930年代联华电影公司片场原址,最多可容纳400多人观影。

其实博物馆楼上的上影集团办公楼里,也隐藏了两个电影厅,一个48座,一个62座。热门影片放映时,这两个电影院与80座的艺术影院加起来,能满足将近200位观众的需求。

兴建之初,这四个放映厅就担负起了“上海日常艺术电影节”的重任。博物馆开馆之后,策展人们就开始了全年无休的忙碌,忙着筹划各种主题的电影展映。首个开幕的,是悬念大师希区柯克早期在英国拍摄的黑白默片展映。随后,又举办了意大利电影大师塞尔吉奥·莱昂内回顾展、“甜蜜的电影”费里尼逝世20周年纪念展、“玩乐时光”雅克·塔蒂作品完整回顾展、“影像之森”河濑直美电影中期回顾展等等重量级影展。最近,“永恒的银幕女神”瑞典影星英格丽·褒曼诞辰100周年电影回顾展,也正在热映之中。

许多一度失传的影片、因年代久远而无法播放的电影,经过艰难的重新寻回和修复之后,都在电影博物馆献上了“回归首映”——这里曾见证了希区柯克经典默片《敲诈》的亚洲首映,见证了中国影史上的传奇影片《盘丝洞》的重现天日,也见证了费穆导演散佚之作《孔夫子》的重新发现和修复。

放映,并不是影展的全部。电影博物馆的放映,每次都能令人耳目一新。阮玲玉纪念展上,博物馆从台湾请来“辩士”,现场配合影像,为观众“实况解说”影片《恋爱与义务》。《盘丝洞》公映时,邀请了国内知名电子音乐家B6,为观众现场配乐。费里尼影展时还请来费里尼的侄女讲述费里尼生平往事。“他们在岛屿写作”台湾文学电影展还把余光中请到上海,与观众分享他的创作故事。英格丽·褒曼电影展上还将举办“褒曼传奇”展览和“一位女权主义者偶像”专题研讨会。

这样的策展绝非易事。“首先寻找电影的版权就非常困难,有些在制片公司手里,有些可能在基金会,还有一些在私人收藏者那里。”电影博物馆的策展人祝建平告诉《新民周刊》,“即使找到了,租借的价格也很昂贵。算上运输费,一部就要三四万的成本,即使在5号棚放映,门票收入也不够支付版权费用。所以很多观众觉得莱昂内影展缺少《美国往事》很可惜,我们自己也很遗憾,但那部的版权费实在太贵,我们只能量入为出。”

除了特别策划的电影展,电影博物馆每周六还有会员放映专场,由上海电影资料馆提供片源。由于属于内部学习交流放映,受到的版权限制较小,今年2月竞逐奥斯卡的影片,早在四五月间已经在此放映过一轮,甚至早于上海国际电影节——《鸟人》、《少年时代》、《万物理论》、《爆裂鼓手》、《消失的爱人》……应有尽有。如今,博物馆的会员数量已有400多名,“以年轻的文艺青年为主”。

上师大电影学堂:看一部电影只要一块钱

这几天,“Ciao CINEMA当代意大利电影一瞥”影展正在上海举办。这个意大利电影交流项目,由上海师范大学世界电影研究中心和意大利国家电影音像和多媒体工业协会、意大利国家广播电视公司(RAI)联合主办,将来,还会成为意大利电影在上海的常规放映活动,年年有看。

与此相比,上师大世界电影研究中心的另一个电影交流项目:“人文·法国·电影学堂”,早已蜚声海内外。自2011年首次策展以来,这个电影学堂几乎每个季度都要举办一次,为观众同时奉上法国佳片和丰富的大师班活动。

“人文·法国·电影学堂”的logo由名师设计,数字“7”代表了第七艺术:电影。中心主任王方告诉《新民周刊》:“这个项目得到了法国驻沪总领事馆的大力支持,法国人对于电影的重视程度超乎想象。”

创办4年多以来,这个电影学堂迎接过许多大师的驾临——克莱尔·德尼、克里斯·马克、埃里克·侯麦、阿涅斯·夏薇依——在筹备阿涅斯·夏薇依影展的时候,王方担心上海的观众可能对她不太熟悉,就在官方微博上放了一张她的照片,下署一句法语:Qui est ce?(她是谁?)结果很快就有人填上了正确答案,让她喜出望外:“上海的观众对于艺术电影真的是很有见识。”

如今,“人文·法国·电影学堂”已经有了稳定的放映场所,除了上师大校园和中华艺术宫这样的非营利机构,像上海影城、衡山电影院、百丽宫这样的商业影城也加入到了放映队伍。“一方面是协助我们做公益放映,另一方面票房其实也很不错,小众未必表示没有人看,全世界都是如此,电影也要有自己的分化市场。”王方说。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致敬单元将放映法国新浪潮导演戈达尔的多部名作,王方请来了法国《电影手册》前主编让·米歇尔·傅东,来为影展讲授大师班,“傅东不但答应,还特别希望在戈达尔影片放映时为观众作一段他的讲解。戈达尔的影迷如果选择6月15日大上海电影院的场次,会有意外惊喜。”

这并不是王方第一次筹办大师班,实际上,每次“人文·法国·电影学堂”的电影放映完毕后,周末总会有一场紧随而来的大师班,许多重量级电影人都曾是大师班的座上宾。除此之外,上师大也推出了自己的观影会员卡,50元的年费,最多能够观看50多部影片,算下来一部电影还不到一块钱,非上师大学生也可以成为会员。

由于在电影交流上的杰出贡献,去年,王方获得了法国文化部授予的“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张艺谋、陈凯歌、王家卫、李安、巩俐、姜文、周迅、章子怡等也得过这个勋章)。当被问到为何致力于推广艺术电影时,王方说:“只为了某个人,某一天,在看过某部影片后,会感觉自己的人生变得有一点点不同。”

多国驻沪总领事馆:总领事把他喜欢的电影亲自介绍给你

上海能将海外各国佳片放映做得好像永不落幕的电影节一般,与各大驻沪总领事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正如王方所说,各国总领事馆都希望通过电影的形式,推广本国文化。有些总领事本身就对电影非常热爱。

除了上海电影博物馆与意大利(费里尼影展)、瑞典(英格丽·褒曼)总领事馆的合作,许多驻沪总领事馆本身也会主办各种类目繁多的影展,比如德国驻沪总领事馆除了有自己的常规节目“周五影院”,还曾与西班牙驻沪总领事馆、加拿大驻沪总领事馆一同合作,在歌德学院献映《白色蛙》、《异路同途》、《柜里孩》、《看不见的世界》等一系列同性恋题材影片,这也是“骄傲节”的一部分。

而淮海西路民生现代美术馆的“民生微剧场”也是一个影展频率很高的好去处一—在这里,荷兰驻沪总领事馆曾与荷兰电影学会(EYE)合作,举办过荷兰动画片展映、荷兰纪录片展。除了看片,还有总领事亲自为你介绍他家乡的电影文化。

影像现场:不同凡响的民间影像

说到形形色色的电影展,当然不能忘了虹口还有一块20多年的老牌子——影视文献图书馆——说到华语独立电影和纪录片,这里在全国范围内都能名列前茅。

早在1993年,“影视文献图书馆”就已在上海曲阳图书馆挂牌成立,被著名导演谢晋称之为:“为电影人做嫁衣”。如今,影视文献图书馆已藏有5000多册影视图书,抢救下了一大批老电影资料,最近,正在筹划老电影海报展,一些手绘海报珍品得以重现天日。

2006年开始,影视文献图书馆在收藏的基础上,又创办了“影像现场”活动。一眨眼10年过去,许多青年导演、高校师生都曾带着他们的作品来此展映,这里也成了电影新人接受市场考评的第一站。

在策展人武佳敏、妖灵妖、刘海波、顾敏、汤惟杰等人的努力下,“影像现场”成为了许多国际知名导演的出发点——《归途列车》导演范立欣、《再见乌托邦》导演盛志民、《白日焰火》导演刁亦男、《乡愁》导演舒浩仑、《青年》导演耿军、《小李子》导演于广义、《敖鲁古雅》导演顾桃……都曾在此与观众“识于微时”。

“影像现场”创办人武佳敏人称“小武”,在华语独立电影、先锋影像圈内赫赫有名。他告诉《新民周刊》:“影像现场一直以来都坚持导演现场见面交流的风格,就是为了要让上海的影像爱好者、影视专业学生等受众群体,能够通过影像现场观摩到中国比较优秀的、有特色的独立或者民间影像,对上海新生代的电影人有所指引,希望可以在人才断层的上海电影界中,早日出现领军人物。”

上海艺术电影联盟:月月好片,场场爆满

说到艺术电影的常态化放映,“上海艺术电影联盟”是个诞生才3个月的新人,但这位新人,一登场就是重拳连连。

今年3月,在上海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的牵头筹划下,“艺联”正式成立,旗下4条院线、10家影院,为艺术片在上海找到了新家。诞生之初,艺联就引入了策展人机制,沪上知名电影人妖灵妖,资深策展人吴觉人、蔡剑平,韩国电影专家小韩,成为首批四位选片顾问。

在他们的努力下,3月伊始,著名导演谢飞获得银熊奖的《本命年》和赵晔导演的《扎赉诺尔》,成为艺联的首次展映作品——虽然每部影片总场次仅16场,但几乎场场爆满,两周时间,总计有一千多位观众走进电影院,观看了这两部电影。

4月,艺联一手抓国产优秀影片,放映了谢飞导演的名作《香魂女》和范立欣导演的纪录片《归途列车》,另一手拓往海外,来了一记重磅炸弹——“库布里克电影回顾展”。《光荣之路》、《洛丽塔》、《奇爱博士》、《2001:太空漫游》、《巴里·林登》、《闪灵》、《全金属外壳》7部经典之作来到上海,并且大都是最新修复的版本。

5月,艺联又与日本UNIJAPAN签订了对等交流协议,将《海月姬》、《哪啊哪啊神去村》、《真幌站前狂骚曲》、《我们的家族》、《罗马浴场》、《浪客剑心:京都大火篇/传说的完结篇》等多部较新的日本影片带到上海——如果你知道上海国际电影节开票首日最先被秒光的绝大多数都是日本电影,就知道这样的影展对上海观众而言有多及时。(记者|阙政)

莱芜工作服设计

鹰潭工服定做

樟树定做西装

七台河工服订制

相关阅读